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知识

魔仙战记第三十八章传承之宝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1  时间:2021-01-16

魔仙战记 第三十八章 传承之宝

既然迪恩大叔说戒指可以帮他祭炼分身就一定可以,但布莱恩也有些为难的传音道:

“你确定那个戒指里有可以炼制化身的东西,这个戒指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要来的啊。”

也不怪布莱恩为难这枚戒指是法兰克王室的传承之物,虽然不是正式的王位象征,但也是老一代国王去世才传给继任者的宝物。

传说是开国国王克洛维在战场上,从当时罗马皇帝的儿子柯维身上抢来的,只是在抢到戒指的同时附带了柯维的一只手臂。

罗马皇帝没有因为儿子的残疾就放过他,依旧严厉的惩罚了这个他最喜欢的儿子,并剥夺了他继任皇位的权利。

事后还对着神坛宣誓要不惜一切代价誓死拿回这枚戒指,甚至在后来与法兰克的和谈中愿意以一座大城池交换。

而克洛维却拒绝了,他对罗马的使者说:“你怎么失去的就怎么夺回,这无关利益只是为了捍卫强者的尊严。”

至于为什么罗马皇帝会这么在乎这枚戒指,甚至重要过自己疼爱的儿子,史料上却从未有过明确的说明,可能即使是皇帝也是怕丢人的。

但是克洛维可不在乎这些,身为魔导师的他通过研究先人的手记发现这枚戒指,很有可能就是罗马帝国开国皇帝凯撒大帝佩戴的那枚。

这也是克洛维说出那番话的初衷,强者的尊严不容亵渎,更不要说像凯撒大帝这种一代雄主了。

当然克洛维顶住各方压力,也不愿意放弃这枚戒指,自然有他的考虑,他很清楚,这枚戒指绝对不像是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戒主流厂家镀锌板报价在4400元/吨左右;博兴镀锌板市场价格暂稳指所拥有的不单单是象征意义。更有一个惊天秘密,这个秘密甚至可以影响整个大陆的格局。

这个戒指的来历还要先从凯撒身上说起,根据布莱恩先祖克洛维手记中的描述。

恺撒出生在古罗马城,他的父系和母系两个方面都出身于纯粹的贵族家庭环境中,由此获得了很好庇护。

而且在其直系亲属中,曾有多人担任过更能使党员群众接受和认同。 5、加强考核。严格落实党务公开制罗马共和国的执政官、大法官等职务。

执政官在罗马共和国时期就是最高的国家元首了,而且起码都是拥有魔导师或绝地武士实力的人。

其叔父塞克斯图斯?尤利乌斯就是凭借魔导师的实力,和出色的行政能力晋升到执政官的职位,他的姑母也嫁给了除了御用的Anjelica Huston之外赫赫有名的空间系魔导师马略。

而且凯撒的父亲也前后担任过财政官、大法官等职务,还曾出任过小亚细亚的总督。

而且他父亲钡萱也是一名魔导师,只是研究的方向有些特别,是少有的亡灵系魔导师。

这样显赫的身世,注定了恺撒不平凡的一生,人们认为他将来至少会获得类似行政官的职务。

即使他不愿意从政,在魔导师父亲的教导下也会成为一名出色的魔法师,当时的魔法师不管从实力和社会地位上都远远高于现在。

恺撒的母亲奥莱莉娅也是来自权势很大的奥莱利?科塔家族,这是一个历史悠久的的武士家族,他们的先祖曾经出现过圣级的绝地武士。

尤其是圣级的大魔导师绝迹的时代,绝地武士的影响力更是空前的。

恺撒的外祖父卢西乌斯?奥莱利乌斯?科塔也曾担任过执政官,而且是极少有的以绝地武士身份出任执政官。

特别是在凯撒事业的开始阶段,外祖父始终如一的支持和有求必应,使恺撒获得了强有力的支持。

而且在外祖父的教导下,凯撒不但是一名强大的魔法师更是一名出色的战士。

甚至他还学到了科塔家族,不外传的银耀斗气,这成为他的保命绝技让他屡次在战场上绝处逢生。

7岁时的凯撒被发现有学习魔法的天赋,所以在练习家传武学的同时也开始学习魔法,开始了他魔武双修之路。

家人不但培养恺撒的个人实力更注重他的文化教育,所以很小时就被送进了专门培养贵族子弟的学校,让当时最有名的学者教导他。

在学校里恺撒的文学、历史、地理等科目总是得到老师的夸奖。他活泼开朗,脑子灵敏,而且令老师惊奇的是他有问不完的问题,而且总是要打破沙锅问到底。

所以成年的凯撒大帝可是拥有大魔导师的实力本身又是剑圣,是少有的魔武士。

魔武双修本就极难更何况是全部都修炼到了人类的极限,但是他真正让人敬畏的却不是他的个人实力而是他的军事天赋。

领兵数十年征战无数一手将一个并不牢固的城邦,打造成了称霸大陆的庞大帝国,如果不是子孙太过不济闹得国家分裂,也不会把帝国搞到这部田地。

但值得一提的是,当年凯撒大帝虽然开疆拓土少有败绩,无数的军功让他的信心爆棚,将目光瞄向了北方的邻居当时还十分落后的高卢人。

那时候普通高卢人一般不卷入战斗,但并不代表他们不会卷入战争。在战火连绵的高卢,恺撒的士兵经常在野外和村庄掳掠高卢平民。

耕地或放牧的平民可能被罗马士兵捕获卖作奴隶或杀掉,这种行为有时会得到军官的许可,并大规模有组织的进行,尤其是当罗马人外出秣粮时。

即使未获得长官允许,士兵们也会私自行动,因为长官不可能为了这点小事而对他们大加惩罚。

即使没有修炼过魔法或斗气得普通士兵,也不是那些高卢平民可以对付的,所以平民遭到罗马军队掳掠的风险最大,在远离堡垒保护的野外,他们会轻易地被行进迅速的罗马军队追上。

更可怕是是高卢军队也对那些,仍然支持罗马的高卢部落的平民也干着同样的事。

当时刚刚在高炉地区定居的法兰克人,也面对这同样的困境无奈之下,他们在部落联盟首领斯科理的带领下投靠了高卢人。

可是高卢人并不相信法兰克人,让斯科理带着自己部落的士兵站在第一线抵抗罗马军队。

窦性心动过缓是不是冠心病
济南治疗男科医院
贵阳治疗子宫内膜炎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