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行情

异界重生之打造快乐人生卷八振翅伤逝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异界重生之打造快乐人生 卷八 振翅! 129 伤逝

普瑞德得知徐铮和阿里斯奥要来自己家,迅速给出了反应。在徐铮与阿里斯奥刚刚踏出门时,来接他们的马车已经在门口等待着。

徐铮与阿里斯奥刚刚爬上马车,吉里米突然来拜访。徐铮来不及和他说什么,便抓着他一起前往普瑞德的家。本来噜噜和马克都想跟着去,徐铮觉得不妥,便叮嘱两个家伙不许闹腾,安心呆在屋里。

马达加尔的马车不比帝都锡安的马车,减震设备还没有流传过来。木制的轮子硬碰硬的和石制地面撞击,不折不扣的是一台散骨机。徐铮在里头被颠得死去活来,暗暗发誓要以亚里斯大陆目前的科技状况造出最好的减震装置来给马达加尔的全部马车装上!

反观阿里斯奥与吉里米,两人似乎都被颠惯了,没有太大的感觉。两人直着腰身坐在马车上,身体不动,颈部上的脑袋却像前世的一种会不停摇头的玩具一样上下左右动弹不休,看上去很具喜感。

由于实在太颠了,徐铮坐在马车上,全程都在和这种高频率、大能量的冲击抗衡,马车走的什么路线,是怎么来到目的地又停车的,完全没感觉出来……“到了。”阿里斯奥推开车门跳下去。徐铮跟着跳出来,一眼就看.到了黝黑瘦小的坎波。徐铮定睛看他,那张脏兮兮的小脏脸上残留着一些青肿发紫的痕迹,虽然褪掉了许多,但仍然还是看得出来。

坎波身上穿的衣服明显是阿里.斯奥送的两件衣服其中的一件,成*人的衣服穿在坎波身上明显的显得过大,越发衬得坎波瘦弱不甚。徐铮瞅了他半晌,坎波的神情显得疲惫而劳累,又有一种贫民常见的自卑和拘谨,悲伤的神色反而被冲淡了。

“请问,哪位是兰洛特阁下?”坎波怯怯的问。

“我就是。”徐铮走上前,温和的道:“.别阁下,叫兰洛特就好。我左边的叫阿里斯奥,右边的叫吉里米。”阿里斯奥冲坎波点头,吉里米则被人直呼其名而.感得有些不适应,僵笑着冲坎波点头。坎波小心的打量着徐铮,终究是被他亲和的笑容.所征服,这才道:“请跟我来。”

三人便跟在坎波身后在鸡肠一样的巷子子穿行。徐铮打量四周,见到处都晒得衣物和其它事物,.巷子子狭小而阴暗,各种垃圾胡乱堆放着,散发着剌鼻的气味。偶尔还能见到大胆的小鼠在垃圾堆之间出现,听见人声之后迅速逃窜,隔得老远再探出头来,好像胆子比徐铮前世所见一的老鼠要胆大许多。垃圾堆与垃圾之间,也不知道是什么事物**了,流出褐色浓稠的汁水,不仅味道难闻,更是让本来就阴暗潮湿的小巷子更加潮湿。如此环境之下,本不该在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初冬出现的各类苔藓在然在墙角和地缝间生长得茁壮,挺着一股子不合时宜的生机。坎波一边在前.面领路,一边小心翼翼的回头过来查看三人。领头的兰洛特一直是一脸沉静,中间的阿里斯奥则一直在抽鼻子,下脚下得谨慎万分,而最后的吉里米,脸上的厌恶神情是掩饰不住的,从他皱得密不可分的眉头就能看到出来他对身处这样的环境有多不舒服。兜兜转转的走了一阵,眼前出现了许多人,坎波道:“到了。”吉里米看着眼前明显是经过清扫以后显得干净许多的小巷,情不自禁的轻了口气。“你哥呢?”徐铮问。“在里头。”徐铮看了看阿里斯奥与吉里米,见那两人都犹豫的看着前面一堆难民样的贫民和黑古隆咚的普瑞德家大门,提不起往前迈脚的勇气,便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对坎波道:“麻烦带我进去。”坎波领着徐铮进了门,徐铮发现屋里人更多,顶多三十来平方米的小屋子挤满了人。普瑞德像只忙碌的蜂鸟一样在人群中穿行,分发食物、劣质酒水,还要凝神倾听别人对自己逝去的爷爷的感言,忙得分身无术。徐铮仔她似乎天生就不喜欢帅哥美男。曾经公开 同 性恋身份的朱迪与相恋近20年的女友携手出席典礼细看他,普瑞德明显的瘦了,两只眼睛深深陷在眼眶里,两边唇角出现了因为悲伤打击而出现的伤纹。他整个人都显得精、气、神不足,头发被汗水打湿贴在额头上,悲伤的神情倒不明显,更多的是像坎波一样显得疲惫,还有就是比坎波多出一股子木然,像是游走在人群之中,却又游离在他们之外。这种神情,徐铮很懂。前世每每有士兵阵亡,他们的家人脸上最多的就是露出这种表情。熟识之人会禁不住悲伤同情,前来安慰,但他们往往不知道这个时候失去亲人之人最需要是养伤,养心底被划破的伤口。

徐铮定了定神,迅速温声接过主权,轻声道:“大家都挤在这个屋里,转个身都难。不如到屋外站一站,留点空间给逝者和生者追忆,阿里斯奥带得有吃喝的来,大家可以自行领用。”温声的言语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人们都低声安慰着普瑞德,往外面行去。坎波大大松了一口气,感激的看向徐铮:“谢谢你。我们快要应付不过来了。虽然他们都是好心,但现在……”

徐铮点头:“不用说了,我懂。你去照看一下客人,我和你哥哥说两句话。”坎波点点头,懂事的出去。徐铮走上前,轻轻推了普瑞德一把,道:“坐下,聊聊。”普瑞德神情木然,众人的离开让他有些不知所措,紧紧的抓着手里的盘子不知道该做什么。半晌以后似乎才察觉到徐铮到来,吃惊的道:“啊!兰洛特阁下,请……请坐。”徐铮随意坐下,拉着普瑞德也坐到自己身边。普瑞德木讷的任由徐铮摆弄,像是灵魂都不在这里了一般。徐铮见食物与酒都实在太劣质,便去阿里斯奥好里拿了一些过来,放到普瑞德面前,道:“吃点儿,喝点儿,别把自己累垮了,我想你爷爷不想看到你这样。”普瑞德木然许久,机械的拿起东微风吹过西来沉默的吃着。“伤心不?”徐铮问了个最敏感的问题。普瑞德点头,又迟疑着摇头,最后答道:“没有时间。”“你爷爷……他老家人多大了?”普瑞德楞了一下:“八十四岁。”“真长寿啊。”徐铮认真的赞。普瑞德霍然抬头,脸上飞快的掠过一丝怒容。“别生我气,我是认真的。”徐铮正色道:“相信不,我以前生活的那个地方,除了有钱人可以用特殊的方法延长生命,绝大多数的普通人都活不过六十。八十四岁,已经是高寿中的高寿。亚里斯大陆这个地方真的很好,人的寿命要长许多。”“你倒底想说什么?”普瑞德暴发了,猛然扔掉东西,哑着嗓子怒道:“要闲话话请换个时间!我现在没这个心情听。”徐铮迎上他的眼光,道:“我不敢。我什么糊涂事都敢试一下,就是不敢对死者不尊重。”“那你想说什么?”普瑞德烦恼的道。“我问你几个问题就好。”“问!”“你爱你爷爷么?”“爱!”“你爷爷爱你们么?”“当然。”“你爷爷走的时候是开心还是伤心?”普瑞德陡然呆住,他记得昨天爷爷逝世的时候是笑着的,他说:“孙孙,我活了这么久就算这段时间最高兴了。我要走了,回到光明之神那里,你别伤心,我会一直看着你。记得照顾好坎波。”然后,他落下了最后一口气,含笑而逝。就在下葬的时候,他依然笑着。看普瑞德的表情,徐铮心里已经明了,老人走得无所牵挂,这便是喜丧。人走到人生的终点都免不了一死,重要的是走得安然,还是走得不甘,普瑞德的爷爷明显走得甘然。“我问完了。”徐铮微笑,拍了拍普瑞德的手背,道:“注意身体,你还有坎波,要明白你不是一个人。”说完,抬脚往外走。“等等。”普瑞德叫住他。徐铮扭头回来,不解的看他。“谢谢。”普瑞德强笑了一下,眼里恢复了一些清明,道:“他确实是开心的走的。”“明白。”徐铮也笑了。“留些时间让自己伤心,别憋着。报馆那边不急,你觉得合适了,就来继续上班。死者已逝,我们还要继续往前走的不是?”又指指心窝:“有些感情,记在心底就好。不忘,便是长存。活在这里,就相当于一直陪伴着。”突然忆起前世的挚友铁虎,忍不住吸了吸鼻头,学他那样露出两枚虎牙嘻笑,眼圈却突然红了。普瑞德抽了抽脸皮,终于露出一点带着感伤的笑容:“再次感谢。谢谢你肯过来……还有,以后我和坎波就拜托你了。”“好的。”徐铮揉了揉眼,垂头出门。阿里斯奥正在派发食物和饮品,忙得不可开交。贫民区的人几时见过这种上等的优质食物,都拥在阿里斯奥身边等着发到自己。吉里米束手站在一边,脸上有许多不自在,又有一种新鲜好奇的表情,显然这样的经历他从来没有感受过。徐铮走到阿里斯奥身边,郑重道:“小阿里,如果我真想干一件事情,它也许会花掉我们现在挣到的全部的钱,你怎么办?”阿里斯奥怔了怔:“全花光?”徐铮正色点头:“有可能。”想了想,虽然脸上带着不舍的表情,阿里斯奥还是耸耸肩:“花光就花光。跟你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我认识到一件事,那就是钱没有了可以再挣。重要的是交正确的朋友,做正确的事,这样,也许会很穷,不过很快活。我以前穷,也不快活。现在嘛,富了又变穷,倒是快活了,哇哈哈哈!”徐铮眯眼笑了,他就知道,阿里斯奥会铁顶自己。“你到底想干什么?”徐铮道:“我想修座医院!”“医院?什么叫医院?”吉里米敏感的接话,随即又想起父亲的嘱咐,果断的道:“算我一份!”

石家庄妇科医院挂号咨询
哈尔滨盆腔炎更好地服务“三农”。治疗费用
小孩子积食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