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导购

异种骑士团第章父子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异种骑士团 第103章 父子

银环城,皇室画廊。

“王后陛下,这是您最爱的一幅画,您确定吗?”

一块一米见方的画布上,描绘着平静的海面、金色的旭阳、出海的渔船,这幅画作仿佛拥有着魔力,可以让观看者获得片刻的宁静和安详。

玛丽王后扶着画作的双手轻轻颤抖,眼中满是不舍和惆怅,良久之后,她放下了画框,对身边的侍女说道:“凯茜,找人包裹好这些画作,是时候给它们找一位新主人了……”

侍女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墙壁,小心的对王后说道:“陛下,或许我们可以保留几幅?不用全部都卖掉吧?”

“不……你不明白,现在这种时候,一幅画都不能留下。”王后挥了挥手,低声说道:“好了,出去吧,我希望一个人静一静。”

凯茜看了一眼王后,依言退出了长廊,关上了大门。

玛丽王后沮丧的跌坐在长廊尽头的扶椅之上,看着窗外的阳光照在了空无一物的墙壁上,她弯曲了挺直的脊梁,双臂作枕,将脸埋入了怀中,身体小幅度的上下起伏,极力压抑着自己不发出一丝声响。

门外,凯茜将一只手靠在了把手上,额头抵在了门板,满脸的悲伤和不忍。

一步三回头,侍女离开了长廊。

宫廷收藏厅的正门外,数名近卫骑士和护卫静静守在各自的岗位上。

凯茜的出现,让门口的众人转移了视线。

为首的骑士迎了上去,向侍女微微点头后问道:“王后陛下还在里面?”

眼前的男子,不过二十五六,相貌堂堂,双目有神。凯茜脸上一红,欠身一礼说道:“赫尔曼骑士长,王后陛下仍在画廊中,说是希望一个人待一会儿。”

男子点了点头,刚想开口,身后的护卫们,整齐的原地踏步,吸引了他的注意。

一位可能大家不是很熟悉身穿链甲、腰挎长剑的老人,向他走来,横眉怒目、脸色不善。

赫尔曼一愣,随即站的笔直,挺起了胸:“坎伯兰男爵……”

还没等他再说些什么,老人猛的一脚,踢在了骑士的屁股上,险些把骑士踹翻在地。

赫尔曼满脸通红,羞愤的看着老人,大声抗议道:“男爵大人,你这么做有辱……”

坎伯兰丝毫没打算给他说话的机会,膝盖一弯,第二脚又准确命中了骑士的屁股蛋子。

周遭的骑士和护卫们,看见长官的囧样,小声窃笑了起来。

赫尔曼用双手护住了臀部,绕到了立柱的后面,大声说道:“天啊!父亲,快住手!”

坎伯兰停下了脚步,捋了捋额头上垂落的银发,冷笑道:“我没想到,你居然还认我这个父亲。我问你!科隆子爵举办的舞会,你为什么没去?!”

赫尔曼将头昂了起来:“舞会?我没有时间参加那种无聊的聚会。身为近卫骑士长,我有我的职责。”

“混账东西!我早就叮嘱你,让你一定要来!你知道,刚刚我丢了多大的脸?!”

眼见自己的父亲再次抬腿,赫尔曼赶紧朝后退了两步,嘴里说道:“我知道,你是想让我去见见子爵的小女儿吧?我早就说过,我对结婚没有任何兴趣!”

老人气的浑身发抖,将手指向了自己的儿子:“如果不是看在你过世母亲的份上,我今天一定要把你捆在树上,用马鞭抽烂你的榆木脑袋!”

坎伯兰男爵看了眼站在旁侧的骑士和护卫们,朝赫尔曼走近了几步,头疼的敲了敲额头,小声说道:“听着,混账小子!我打算把你调到东面去!”

赫尔曼睁大了眼睛:“您无权那样做!”

“不,我可以那样做。而且你不明白,我这么做是为了你好。”

骑士紧紧握住了拳头,咬着牙根一字一句说道:“如果您执意如此,我不介意当个逃兵!”

“混账东西!”

暴怒的老人将拳头高举过头顶,看见的却是一双坚毅、丝毫不会让步的眼睛。

父子僵持了很久,父亲最终放下了拳头。

坎伯兰看了一眼赫尔曼,又看了一眼皇室画廊的方向,颓然的叹了口气,在众人的注视下,离开了原地。

与此仅仅几个月时间同时,在银环城的另一个角落里,正在进行着另一对父子的对话。

肯纳德子爵将一颗葡萄扔进了嘴里,翘着腿对自己的父亲、纳尔伯爵说道:“国王撤回了他针对贵族的税务改革计划,我们赢了。”

矮胖的伯爵读着桌上文件,看着长子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皱了皱眉头:“为了避免激化矛盾,这个时候撤回税改计划,是国王唯一的选择。否则他会得罪一大帮人,而且不得不同时面对民众和贵族的怒火。对了,那些针对王后的谣言,可以停止了。”

肯纳德子爵一脸不情愿的坐直了身体:“哎如今却陷入尴尬境地。打车软件行业负责人表示:“打车应用的精髓就是由用户发起需求?为什么?我每次见到那个女人,她总是一副高高在上、让人不爽的样子,我还想多看看她惊慌失措的样子。”

伯爵将文件放到了一边,用指节敲了敲桌面,沉声说道:“别胡闹!这种时候就应该见好就收,散播谣言的目的在于敲打国王,再闹下去只会弄巧成拙!”

肯纳德子爵将头朝后仰去,惋惜的说道:“真是可惜,我听说她今天把所有的画都卖了,再闹上几天,说不定她会把所有的首饰……”

“等一下!”伯爵惊讶的抬起头叫道:“你刚刚说什么?!”

肯纳德莫名其妙的看了眼自己的父亲,慢慢说道:“王后把所有收藏的画都卖了,说是要支持国王……”

伯爵从座位上站起身来,背着手在房间内走来走去,一脸的不安和紧张。

他的儿子张着嘴巴,看着父亲反常的举动,疑惑的问道:“额,王后卖画怎么了?爸,你是想全买过来吗?”

“放屁!你个蠢货!”伯爵摇了摇脑袋,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又来回踱了几步,他自言自语道:“我好像有点低估那个女人了……”

他想了会,转过头对肯纳德子爵说道:“听着,谣言的事情继续下去,我们的计划需要有所改变!”

——————————————

圣西德洛修道院,高阶修士议事堂。

“诸位大师,真的非常感谢,你们百忙之中肯接见我。”

脱下了神父袍,重新穿上修士袍的托德,向着面前五位德高望重的修士师傅行了一礼。

正中间最年长的那位修士,微笑着还了一礼:“托德修士,我们很高兴能够再见到你,不知道你到修道院来,是因为什么事情呢?”

托德看了一眼面前还算和善的五位老修士,明白对方如此客气,一方面是因为自己曾经在修道院中学习,另一方面是因为自己在离开前,将白银提炼的方法,留给了对方。

想到这里,托德没有着急提出自己的要求,首先问出了一个问题:“请问,诸位大师,是否都曾从事过抄经员的工作?”

所谓抄经员,是修道院中一份极度乏味但又非常重要的职业。这些人整日坐在昏暗的小房子里,面前只有木台、经书、白纸和油墨。他们需要小心的、一笔一划的,将一份经书或者手稿上的内容,抄写到白纸之上,并编纂成册。

这份工作不仅要忍受闷热、寒冷,还要每一刻都保持全神贯注,如果有任意一个字写错,就可能意味着半天的努力全部白费。除此之外,更别提老鼠、蛇虫、铅墨、近视等伤害了……

而且,这是一份几乎每个修士都做过的工作。

看着五位老修士带着疑惑齐齐点头,托德问了第二个问题:“请问诸位,要想抄写完成一份『圣经』,大概需要多长时间呢?”

最年长的修士,摸了摸胡子,想想说道:“如果是熟练的抄经员,抄写途中没有什么错误的话,最快大概一年吧。”

托德从怀中抽出了一张纸,上面工工整整印着24行经文,将它递给了修士们:“大师们,这上面的内容是『圣经』的第一页,请诸位评判一下。”

老修士接过了纸张,反复看了看,发出了由衷的赞叹:“字体端直,行间均等,行书流畅,最难的是相同字母居然能写成一模一样!写成这样,少说需要三个小时的时间。这位抄经员依我来看,是一位资深并且认真的专家。”

修士们传阅了纸张,纷纷发出了赞美的声音,同意了老修士的判断。

“如果我说,誊写一份如此完美的『圣经』,只需要一周呢?”

托德的话顿时让众人惊呆在座位上,忘记了说话。

片刻后,修士们有人摇头质疑,有人甚至大笑了起来。

托德将身子倾向前方,脸上带着微笑:“大师们,为什么不让我们来合作一下?”

修士们停下了话语,止住了笑声,等待着对方接下来的话。

“我希望能在修道院中,招募五十名修士,去向暮西镇的人们传达天父的真知;此外,我还希望每周向修道院的图书馆借取50本书籍。”托德向着修士们举起了一根手指:“作为回报,我将每周赠送修道院一本抄写精美的『圣经』。”

托德的语气诚恳而又虔诚:“诸位大师,请你们想想,这将是一次多么美妙而又公道的合作啊!”

乌鲁木齐治疗妇科好方法
呼和浩特哪家男科医院好
漯河治白癜风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