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评测

张麟征我永远是在野监督在朝维权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10-31

张麟征:“我永远是在野监督在朝”

张麟征 祖籍浙江,台大政治系教授,台湾着名政治学者。早年台大法律系毕业,留学法国巴黎大学取得国际法博士学位。后回台大教书,专业教授国际法、国际关系等,对非洲及欧洲的区域发展有精深研究,最近退休,是台大名誉教授。

她涉足时评数十年,在台湾各大泛蓝电视台做政论节目,立场鲜明、思路敏捷、心地坦荡、直言不讳,深受观众喜爱。 她长期关注两岸形势,在岛内对民进党批评毫不留情,对国民党也是鞭策有加。尤其是对马英九,她经常放话给予敲警钟,谓之为“对国民党是爱之深、关之切”。 她年近七旬,依旧青春不老,话语温柔、充满爱心。 她是两岸读者心中永恒的长青树。 张麟征,今天做客本报“对话台湾名嘴”栏目,让我们一起解读一位长者眼中的台湾风云。

涉足时评30年余 “我开始在电视和其他媒体发表时政评论有30年之久了,以前多是评论国际时事,后来台湾时政变得比较引人注意,比如‘宪政’问题、台湾各种意识形态的问题,介入这方面的讨论渐渐多起来,后来两岸关系在上世纪90年代有了新的发展,我也开始涉入其中。”带着感恩向前行 “台湾社会因为蓝绿两极对立十分厉害,所以对不同立场的评论员会有很多骚扰。我以前在‘统独’问题上面立场非常鲜明,所以从十几年前就开始不断地接骚扰,都是在半夜到早上五六点之间,通常都是辱骂恐吓,常常被对方说是抱中共大腿等等,最后只好把插头拔掉。而出门坐计程车时,有时会碰到鼓励,有时也会遭遇非常不友好的嘲讽。 还好我的家庭很支持我,我先生以前是‘外交官’,因为我有很多批评李登辉的言论,所以李登辉看他很不顺眼,而他做得也不舒服,提前退休了。对于我的言论,他认为那是学术界的想法,自己的妻子也有独立的人格,对此,我是很感恩的。”读书是年轻之源 “对于任何人来说,读书都是很重要的。古人说‘饱读诗书,气质天成’,我现在已超过65岁,但我每天都要读书,读书已经完全融进到我的生命中来。而且我每天与年青人在一起,我能理解他们的想法、做法,能受到青春气息的感染。这可能是我给别人的感觉比较有书香味道的原因吧。”

北高选举郝黄仍需努力

记:北高选举在即,您能就目前的选情做个分析吗?另外,一向宣称不辅选的陈水扁最近也跳出来替陈菊呐喊,对他此举此态,您有何看法? 张:先谈对陈水扁的态度,他的话没有一句是可以相信的,他不辅选只是一句玩笑话,他从来没有把自己的话当真过,如果大家认为他的话可以信,那么任何人的假话都可以相信。 关于北高市长的选举,蓝军方面目前比较占优势,但最后如何,我们也不能确定。从目前情况来看,台北市国民党候选人郝龙斌的民调一直是领先的,虽然有所下降,主要是马英九“特别费案”事件会对他有影响,加上宋楚瑜、李敖等人的参选会分散一些他的票源,我们是乐观但并没有把握来看待郝龙斌的结果。民进党方面,尤其是经过2004年“两颗子弹”的事件后,大家都知道民进党在拼选举方面“割喉割到断”等肮脏的手法都会使出来,目前谢长廷的支持率在20%左右,他当然不会满足现状,选票应该还会上升。总的说来,郝龙斌相对看好一点,但他仍然要非常谨慎地来打好这一战。 高雄方面,正好与台北相反,绿大于蓝的。国民党方面黄俊英一开始就是领先,但是领先的幅度一直起起伏伏,最近也受马英九“特别费案”的影响有回落,目前领先10%左右,陈菊落后黄俊英大概3%,黄俊英相当危险。我认为高雄蓝营要多加把劲,黄俊英本身也要更加努力。陈水扁不可能脱身 记:最近发生在岛内的一连串事情,相信不少人都被同一个问题所困惑:陈水扁为何会如此“侥幸”?一位民进党“立委”一语道破其中玄妙:“扁用人很厉害,无论做什么坏事都有人负责把关”。您认为陈水扁真的能脱身吗? 张:从目前来看,民进党的策略好像有了一点奏效,“国务机要费案”的焦点弱了,注意力都转向马英九的“特别费案”了。我认为陈水扁并不能真正脱身,吴淑珍被起诉,在社会舆论的压力下,她必然被停权,我想后续还会有发展,因为陈水扁及太太和子女涉案是相当清楚的,而且检察官陈瑞仁对他已经是非常宽厚,可以说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如果现在对马英九“特别费案”中“行政院”明文规定的不需要减去的一半特别费都要查得那么干净的话,那么对于陈水扁“国务机要费案”的另外那一半,陈瑞仁现在没查未来还是一定会查的,因为陈水扁的任期不会到这个选举结束就完了,还是要到2008年5月,况且他的问题在那里摆着大家还是会对他继续追究下去的。

知识分子应当坚守中立

记:作为一个有着30多年经验的时政评论学者,您是站在怎样的立场来看待时事风云? 张:我们对民进党一开始就是怀疑的,他所标榜的民主、本土化都是政治上的工具而已,事实也证明如此。你们可以看到陈水扁执政后所诉求的清廉和民主以及“宪政”基本上都是不存在的,这些都是骗取选票的谎言,只是为了夺权、执政和寻求自己的意识形态,实现“台独”。 对于蓝营,我们也有很多不以为然的地方,从李登辉执政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看到民主的传承及清廉度上是有问题的,要不是李登辉领导错误,国民党就不会沦落成为黑金政党,在两蒋时代,是有很清楚的权钱划分的,有权的人不能再贪念钱财,赚钱的人就不能再参与权术。而在李登辉时代,就很混淆,他实际上是打着蓝旗反蓝旗,用他的奶水养大了民进党。 今天,对于知识分子来说,不能因为谁的意识形态跟你相近,你就支持;谁的意识形态与你相背,你就反对。知识分子应该站在中间的立场上来监督所有的政治人物,我们相信政治人物在有了权力之后会比较倾向“性恶说”,就有了滥权的可能性,所以你要监督他。知识分子要有自己的立场、理念,即便是对同立场的人物,也依然要监督他,因为他仍然会有滥权、贪腐、以及对他的立场有动摇的地方,这是作为一个知识分子最起码的自我标准。我们永远都是在野的身份监督所有在朝人物的滥权违法行为,这是我一贯的作为。

很期待马英九广纳良言

记:这一次的“特别费案”使一向清廉的马英九却陷入危机,您之前曾多次撰文探讨马英九的问题,这一次您对他又有怎样的分析?国民党内部目前最紧要的是做什么? 张:国民党目前当然是全力捍卫马英九,认为他是08年赢得选举最关键的人,但国民党是在马英九领导之下的,关键还是看马英九要做什么。在“特别费案”上,一般老百姓都不会怀疑马英九的清廉,但是马英九一向严于律己,为什么他不能每一笔清清楚楚去核销?这与他一向的高标准还是有落差的。 这次事件中,我认为他受伤最大,他不懂得处理,而且处理得很不好,对很多问题的答复都反反复复。在对特别费汇到账户的问题时,他前前后后有好几种不同解释,不能一口气讲清楚。刚开始他对自己的清廉有很大的把握和自信,不相信自己会出事,但他没想到自己也有不周全的地方,甚至他也要想到“莫虚有”三个字,但是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些,准备工作全部没做,被堵到时就会前后矛盾。又比如被检察官约谈后问他有没有下一次,他说应该不会有了,结果马上就有了第二次。他的危机应变、他的立场、他的胆识,不仅是在这次“特别费案”里,还有红军倒扁,罢免陈水扁的处理上都体现出他的反反复复,不太像一个有政治魄力的领导人,这是马英九需要自我检讨和改进的。我在很早之前就有文章来建议,但我发现马英九很自我,旁人、团队、社会对他的建议和批评,他听的进去的部分是非常少的,因此这次风波对他来说未必不是好事,经过挫折他更有成长的空间。增强远识必成大业 记:就目前“特别费案”中马英九表现出来的反复状态,您认为马英九如果2008年当选“总统”,会继续连战的大陆政策吗?或者更有突破连战的可能? 张:马英九如果2008年当选“总统”,两岸关系肯定会有很大改善。在两岸直航、经贸及文教的交流上肯定会大幅度地打开,会比现在好很多。但是马英九在对待两岸关系的层次上是与之前的连战有差别的,连战气度恢宏,有胆识、有魄力,具有穿透性,在两岸关系上,连战跨出了非常重大的一步。他希望推动国共的第三次合作来真正改善两岸的关系,进一步达到政治对话,解决分治的状态。从这一点看,我觉得连战的气度很大。 马英九在这方面不如连战那样有自己的主见和远见。最主要的原因是,马英九对自己的外省籍有强烈的原罪感觉,他很多事情不敢去做。比如孙中山诞辰纪念活动,北京方面以有史以来最大规模来做纪念活动,而且邀请了台湾人士,其中包括各个政党的代表。马英突然一下子九作为党主席目前是不太可能到大陆去访问,但是他至少可以派一个层次比较高的代表比如副主席去参加吧,各大型站和企业也陆续获得可信验证毕竟大陆方面纪念的孙中山先生也是国民党总理,但我们看到马英九没有这么做,这个原因是马英九不希望让台湾民众看到他与大陆的关系过于亲近,所以从这一点看,马英九法律性格强,政治性格弱。他2008年若当选会在直航方面有提升,但是在政治关系的改善和推动上他会非常迟疑,两岸问题都是政治问题,马英九在作风和格局上需要向连战学习。导报 李雪梅



先声药业退市
衢州治白癜风
七个月宝宝消化不好怎么调理